上海公墓华亭息园,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提前1天预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相关文章 >
壮族道场法事内容及其社会价值体系论释
2017-10-15
    榕洞村壮族各村屯丧事一般不请道场法事。哀痛之情的表达却同样有一套严格制度。舅家对外甥关于生母,族人对侄了关于生父等死因的当众追问或责难,是姻亲族人长者行使监护者角色、督促年轻后人行使赡养孝道义务的一种手段。一来体现族舅的身份和尊严,二来是对赡养人品德的检验和品评。未能善待父母亲人者和未能保护血亲姻亲者,对死者之死都负有重责,严重者影响赡养人和监护人个体及群体的声望和地位。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嘉定公墓华亭息园
壮族道场法事内容及其社会价值体系论释
    当地一个壮族人家一位从附近客家人村了嫁来的老妇病逝时,前来赴丧的娘家舅姨悲坳万分,他们谈起逝者生前养育、抚爱、劳苦之情,深为外甥不设道场法事感到不满,有人当即责问大外甥:“你告诉我们,她是怎么死的?你们这样把她冷冷清清放在那里就完事了?明天一早死猪死狗一样拖出门去,就算了啦?”
    礼房主事的同族老者立即上前解释劝慰:“我们这里的习惯就是这样的,不管是老是少,哪怕九十、一白岁,都不请道场法事。”但是以大姨为代表的姻亲族人并不表态同意。
    其他尊长急忙赶来劝慰说明,但姨家坚持要请道场法事“哪怕就一个晚上”。尊长们为难之时,想到这里并不是榕洞大村,可以不在禁止道场法事之列,于是问主家长了:“你看怎么办?”
    主家长了尊重舅家意见,主事者立即吩咐听差的年轻人连夜请人开着农用汽车奔赴附近的汉化壮族小村了屯沙请来道场班了。道场班了一般是有求必应,只要能腾出人手来,立刻应召集合前往。
    道场班了先在大门外天井一角不碍事的地方搭上雨棚,摆上桌了,演奏鼓乐致哀,等到堂屋酒宴结束清场时,立刻进入停枢堂屋,设神案,挂三清,悬二九十八层地狱画轴,布置灵堂彩蟠,演奏鼓乐,念唱经文,跳神驱邪,招魂送鬼,按照丧家意愿做各种不同等级法事。至亲守灵人垫草席地而坐,续香烛,听经文,伴哭诉,送游魂,一天一夜不进食不合眼。按照法师的指点、暗示和要求,进入虚拟的“I}}限”状态当中,以此表达对死者的哀痛之情。
    前半夜哀坳之声不绝,后半夜狂欢谈笑风生,壮族丧葬守灵仪式前后表现出强烈的情绪反差。人们谈笑开怀不只是为了给守灵人制造轻松活泼气氛,而是对生命观念的一种乐观表达,即“悲极生乐—乐极生悲”,一种在彻悟后坦然面对死亡的从容应对表现,“事死如事生”,他们认为尽到了责任、表达了哀伤,即可转哀丧为喜事乐事。所以,无论是八、九十岁高龄的老者,还是四五十岁的青壮年人去世,开始贴的是白纸对联,出殡之后立刻覆盖上红色对联,丧事被转成喜事办理。
    当地壮族人说“人死了”就是“回广东了”。这是典型的客家人语,因为广西客家多从广东迁来,客家与当地壮族世代通婚,由此,壮族都传说白己的祖籍来白广东。人死“回广东”,与“落叶归根”同义。送灵仪式,是祖先迁移线路的象征性逆向追溯。道场仪式的“送灵上路”,要经历种种磨难,上山下海,过桥渡河,穿城借路,直达奈何桥头。这是中国传统生死离别模式的情景再现。灵魂一路经过艰难险阻,遭受鬼神判官考问,前世功过德行,一一检点效验,了孙亲人一路伴随护送,以证明人的身份回答鬼神提出的种种责难,表现出人世问伦常道德、社会秩序、义务职责对生者的种种要求、约束和教喻。道师以鬼神代言人的身份提出的问题无论多么严峻苛刻,到头来都是一种虚拟的关卡,最后一一给予满意的评判而“放行”,表现出世人对死者也是对生者一生过失的无限宽容和德行的无限赞美。道场,实际上是一场传统人生哲学的集中宣扬和对现实社会结构秩序的重新整合,劝喻功能大于迷信色彩。
 

相关新闻